16 2013-06

建筑几何学的危机与超越

发布于:2013-06-16 | 作者:admin | 已聚集:人围观
 
 
建筑几何学的危机与超越 □周凌 
最早作为土地测量术的几何学,在笛卡尔开始建立现代科学之后就被数学化和观念化,失去了最初的直观意义和丰富的文化内涵,成为“数学化的几何学与自然科学”,即胡塞尔所言“理念化的几何”。建筑中的几何学能否和其他近代科学一样,成为胡塞尔《欧洲科学的危机与超越论的现象学》中的一个现象学问题?随着伽利略将自然数学化,近代物理学主义的客观主义强势冲击人文与艺术的各个领域,早在文艺复兴时期就已被归入艺术门类的建筑学,自然难以逃脱。数学化的客观主义在建筑几何学的演变中表露无遗。建筑史通常以风格史来描述建筑发展,如文艺复兴、巴洛克、新古典主义、现代主义等等。然而,如果按照观念史来分,建筑史则可以按文艺复兴、科学革命、现代主义来划分。文艺复兴强调以人为中心,科学革命以机械宇宙为核心,现代主义则是科学革命观念的普遍与合法的运用。从文艺复兴到科学革命,建筑几何学从空间直观的测量术和人文主义的象征性几何学,最终转化为“数学化的几何学与自然科学”。 
几何学的开端可以追溯到古埃及、古印度和古巴比伦。早期的几何学是关于长度、角度、面积和体积的经验原理,用于测绘、建筑、天文和各种工艺制作。通常认为,几何学是“geometry”的音译,其词头“geo”是“土地”的意思,词尾“metry”是“测量学”的意思,合起来即“土地测量学”。可见,建筑学与几何学的关联由来已久。几何学在古希腊是作为一种技术,在文艺复兴时期是作为一种文化观念,科学革命之后,开始作为一种数学观念在建筑学中发挥作用。因此,几何学在建筑学中的运用,可以分为前几何学、测量术的几何学、人文的几何学和数学化的几何学四个阶段。 
古希腊人把宇宙理解为建筑的放大模型,把天空理解为穹顶。如米利都学派的思想家将宇宙看做一所房子,建筑被理解为“宇宙结构”或天堂。那时的算术是关于数字的研究,几何是关于空间关系的研究,天文是关于天体运动的研究,音乐是为耳朵所理解的运动的研究,它们构成四门高级的数学化的学科。而绘画、雕塑和建筑则被视为一种手工职业,为了提升其等级,必须使其数学化,这一转化是由15世纪的艺术家来完成的。 
文艺复兴时期,人们确信建筑学是一门科学,建筑的每一部分,无论是内部还是外部,都被整合到数学比例中。“比例”成为建筑几何学在文艺复兴时期的代名词,而象心形、圆形、穹顶则是文艺复兴时期建筑的基本形式,只要人们用几何化的形式来诠释宇宙和谐概念的话,就无法避免这些形式。在这一时期,建筑师追求绝对的、永恒的、秩序化的逻辑,形式的完美取代了功能的意义。 
17世纪科学革命所揭示的宇宙是一部数学化的机器。这一时期法国最重要的建筑理论家都是科学家,在笛卡尔理性主义精神的引导下,一切问题讨论的基础都以理性为原则,数学被认为是保证“准确性”和“客观性”的唯一方法。特别是透视学的发明,对文艺复兴时期的建筑乃至对整个建筑学的发展都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其影响涉及各艺术门类,绝非仅仅局限于美术界。透视学使真实的建筑与建筑图像出现了差异,建筑图像开始独立于实物而存在。笛卡尔通过解析几何沟通了代数与几何,蒙日则将平面上的投影联系起来,在《画法几何》中第一次系统地阐述了平面图式空间形体方法,将画法几何提高到科学的水平。与传统的模拟视觉感受方式不同,画法几何切断了视觉与知识之间的直接联系,赋予建筑以不受个人主观认识影响的客观真实性,时至今日仍然是建筑学交流最重要的媒介。 建筑最初起源于实用性的遮风避雨的棚屋,人类在建造、美化房屋的活动中逐渐形成了建筑学。作为欧洲建筑学源流的古代希腊罗马建筑文化,是那个时代辉煌的建筑技术与艺术的统一。它既体现了早期建筑几何学的空间直观性,也蕴涵着古希腊罗马人日渐丰富的精神需求。然而,建筑学发展到现代建筑阶段,其渊源因被数学化过程所遮蔽而远离我们,几何学在建筑中的地位已经弱化到了极点,沦为彻底的工具;建筑不再像文艺复兴时期那样充满精神意义,工业化生产和功能需要成为建筑设计中最重要的东西,从而产生了建筑几何学的危机。 何以超越建筑几何学危机?建筑学的新发展是否仍然需要几何学的参与?在笔者看来,这一问题的答案无疑是肯定的。近10年来,“人工生态”在建筑学中兴起,建筑物开始注重与自然的结合,几何学在建筑中的作用正在发生变化。当代建筑不是回到几何学的开端,而是必须向前发展,将几何学融入计算机技术、新材料技术之中,实现技术与艺术的完美结合。由此出发,建筑学才可以重新审视自身的原初需要,摆脱技术的桎梏,回归本源。 (作者单位:南京大学建筑学院) 文章出处:中国社会科学报
标签:筑几何学(1)